薛洋

好啦好啦 睡觉去吧

〔最近的产物们x〕

〔L月〕:苹果手机

硫克创立苹果公司  (咳嚓)

―――――――――――――――――――――――真的不是月黑(☆_☆)

〔L月〕关于胸部

L:LOOK  胸部。

月:你只是把腿放里面了吧……

L:prprprprpr.

―――――――――――――――――――――――
相信我!我真的不是L黑!!(☆_☆)

一点预备掉粉的真话

很对

林小鱼:

    我觉得盘踞在类似雷文吐槽中心这类微博底下的用户很具有一种扑鼻恶臭,不仅不学无术、审美情趣低下,且拥有一种流水线罐装式价值观,这样一群人团团聚起来,以一种自以为是的方式审判他人,通过“观光”(仅举例)等方式惩戒不喜欢的所谓“雷”文。真是俗气到令我窒息。简要来说,雷不雷是一件很主观的事。
    以上这些感悟,如果仅是出于我恶劣的傲慢。我以下要讲的才是本次真话的重点:
    我觉得以槽站作为不同cp间互相攻讦的工具,才是愚蠢与坏的完美结合。不久以前,小霸的一篇文被对家挂上槽站,我愤怒的本身,并非挂上槽站的行为(因为具有低下审美的人种种丑劣行为并不值得激起愤怒),而是我相当诧异地发现,挂上槽站已然成为同人圈攻讦对家的一种手段。人们因为cp而批判作品,如同意识形态凌驾文学一般,秉此观点者应该剥夺愉快阅读体验终身。
    其次,腌臜地躲在群体之中、试图激起群体敌忾感从而有选择地攻击某个对象,在我看来同样也是一种蛆的行为。如同在蛆的晚宴上传递主料为粪的面包一样令人作呕。假使你真的觉得一篇文雷,大可以如驳绿叶衬红花一般,光明正大地抨击,无论自家对家,如果你有理有据有一二三四五,完全可以承受得住虚弱的附和与严厉的质疑,又何必跑去槽站以贴匿名大字报的方式,阴暗地缩在角落里,见附和则喜,见质疑则嗤?
    目前来看我家与对家均使用此种手段互相“惩戒”对方,被挂上槽站者或大骂对家、或公开表达喜悦以凸显本人的潇洒性格。我深知这次的事件应该十分白学地说“是你、是你先”,我万分能理解各位以同样的手段作为反击。
    能理解,不能赞同。如同两个党派,党派之见不往自己的机关党报上发,反而轰轰烈烈地侵占更大范围的公众领域。这是我所恶心的,我所厌弃的。
    一句话,同人圈有些玩家,之所以比另一些玩家高贵,不是因为他们的产出热度高、文有趣、画好看、小论文说得对,而是因为有所不为。


   个人之见,言尽于此。

【掬雪】dog×13


dog×13
   真武 无涯峰
    真武山上素来树林繁多,平常定是片片绿色生在真武高石上,只是最近无端天象有异,这雪也就下了整整一个月,,今日出太阳,原先树上本雪厚厚一层,现自然又稀稀落落。
 

   "文叔,这个白峥…"很令人沉醉的女声。
 
细望之下,树下立一白、一黑袍两身影。
 

   "暂时先不要动他,温逐风已经起了疑心。"
    "但他也改变不了什么哩"那女声轻声道。
  
   偶有四处飞的鸟盘旋在树上,落下了不少雪。
    "‘清理’,早就已经开始了哩。"柔声轻诉仿佛醉进梦里。
   
    "正因为已经开始,所以不能妄动"那白衣道士凑近了旁边那身影。
    
     阳光穿过缝隙,头上身上投下点点斑驳光影。
     "对哩!文叔,今日那白峥的伤口怎么会蔓延裂开。"
     "自己作的。"
   “啊哩!”随后那四处飞的鸟飞的远了,紧接着后面窜出阵阵笑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我觉得我的被子才好看!小鸡多可爱啊!”一高一矮小道童坐在殿前点评着他们白天晒得被子,小脸鼓着,两双手兴奋的挥舞,却是大有指点江山之气魄。
   “啧,鸡这么傻,跑的还慢”另一只矮矮的鄙夷道。双手拖着腮,看也不看旁边的那只。
   “那你是说!掌门的也被子也傻咯!”高的那只团子一指前方,不正是那熟悉的乌龟。头一把转过瞪着那只面瘫道童。
   那被瞪着的道童面容一顿,随后眼珠一瞥,看向落日 “没有啊,乌龟不是能生好多小龟嘛,应该也挺厉害。”
   头顶突然一重,那矮道童正要反击,俩道童却是不约而同看向天空。就见一双熟悉眉眼。
  “白峥前辈!”二人一同喊了出来。头上力道撤了回去。齐齐转了身。对上那一脸笑的灿烂的白峥
   “濡言你说的很对!你们掌门一定也很厉害。”事实上,白峥已再屋顶偷听憋笑憋了半晌。
   “前辈伤好了?”濡言凑近了问道。
   “恩,是啊差不多了。”
   “前辈刚刚指的是什么啊。”那名叫做濡玉的道童问道。
    “能是什么啊,乌龟嘛,多子多福。”白峥一把揽两道童哈哈大笑。
    “多子多福?”
     白峥忽觉肩上一重。
   “我还在想白兄你伤还没好,屋里也不见踪影,是去哪里了,白――兄”最后两个字被拖长还咬的极其重。
    白峥尽量克制住自己想回头的冲动。
    但是!这个声音好像就是那个面瘫掌门。甚至………好像凑的很近,的不想承认这个气味很熟悉的……
     …………檀香味。
    
   果然回过头就是一脸面瘫的温逐风,那面瘫嘴动了动。
  “白兄,我们下月启程,去秦川。”
  “明日与我一同下山去采买些事物。”
  
   白峥瞥向他,“下个月?”

――――――――――――――――~萌哒分割线
   

昂太白就是天性很活跃的犬系!虽然几乎灭门但还是天性很开心汪!!!!!!!

【掬雪】真白 小萌文 dog×12 依旧小学生文笔QAQ

   早上了,这刚下过的雪,又白又软的。雪是停了的,不一会儿,这天气太阳也出来了,庆幸还有几分暖意。
    白峥一身道袍,抱着剑,坐在屋顶上,斜着眼,看下面道观里,活动的大大小小的黑点。好像蚂蚁……白峥小声嘟囔一句。
   那正是,真武山上各弟子齐齐晒起了被子。
   恩,不得不说真武道服虽然只有黑白两色,但却是也抵不住人民群众发现美创造美的眼睛。这一大早上,白峥耐不住躺床上发呆养伤,悄悄溜出来看日出,就看到这么些个花花绿绿五颜六色的被子,心里哭笑不得。
    目光却是随意一瞥,瞥到个熟悉的身影。
    

    温逐风?
    太白稍稍直起身,微眯着好看的眼。定睛看向温逐风,
    待细望了半晌,却是突然剧烈地耸起了肩。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咳……居然是龟!!哈哈哈哈!”一时,怀中抱着的剑差点脱了手,白峥早就换回了门派服,脖子上的毛领,随着剧烈的笑一阵阵规律的轻晃着。
     毕竟,白峥怎么也想不到真武掌门在自己被子上……
    

     弄个龟。
    画的?绣的?还挺像………
    练武之人,目力精进常人不知多少倍,太白又敛了心思看向温逐风那边。
    一手端了个空木盆,又一手不知为何似乎无比熟练地抓了一把雪……
   

  

   这……这!是洗脸吗?
  

  woc?

  “奇怪,你的伤口怎么裂得这么开了”温逐风心下一紧,嘴上温声问到。原本背上快要结痂的伤口此时又裂开了,那一条不规则的伤痕,就如同背上要裂开什么巨型妖怪蛛腿。刺眼。
   “这不应该。”温逐风微蹙着眉,控制力道轻轻给白峥敷药。
   “嘶”白峥倒吸一口凉气。

   
    


      阿西吧
     这要怎么解释? 
     难道要说,因为看你别致的洗脸方式,才会一不小心弃了门派剑,猝不及防奔向大地的怀抱,把自己伤口给摔炸裂。。。。
     不……………

    
   良久,温逐风听到一句
“你脸真白”
    





   “……what?”

.......................................萌萌哒分割线……………………………QAQ

啊肥来了ovo      马上就正剧! = √  =    咩哈!
    
   
    
 
  
  
    
 
  

捏了只汪叽。。。但被基友说像江澄。。。。

天刀终于有抹额啦!!⊙▽⊙好困。。。

昂昂昂和标签没什么关系的求电脑推荐QAQ

妈呀占了好多标签(////_////)别别别打我
求求求问!各位画师大大,用的什么电脑,有没有色差很小的

这里摸爬打滚求推荐........擦擦擦QwQ

是不是台式吊打笔记本昂orz